2018全球经济

正因此,中国需要对经济发展更加专注。

 

    “一带一路”计划势头已有,效果尚未完全显现。曾经,我们更关注对外出口的额度与增量;今后,我们应该将更多注意力放在“中国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的进口量”和“最终消费品”的问题上。一种产品,在非洲生产成半成品、到东盟加工、出口到中国消费,这样人民币才会被大量使用,定价权(即在全球产业链中拥有重要话语权,不限于上下游关系)才会和人民币挂钩。换言之,人民币国际化需要价值链作为依托,而这,也是“一带一路”计划更深层次的作用。

     长期以来,中国作为“世界工厂”只是全球的加工生产中心,掌握了一定的生产主导权和话语权,距离贸易主导权却很远。在建设贸易强国领域,中国还是新手。

     王玉主说:“我们的猜测是,中国决策者依然会把经济发展放在第一位,因此面对外部压力可能会有所妥协,我们有更重要的目标,需要专注。对2018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测,目前是6.7%,考虑到有些国家会从经济上刻意制造阻碍,上述数据还可能发生变化。中国经济增速对亚洲地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如果它在6.7%的基础上下降,对周边国家经济的影响也会比较明显。”

 

日本:通缩或延续至2018

       2017年12月19日,日本政府经内阁会议批准了一份经济预期,指出2018年国内生产总值(GDP)增长率,在剔除物价变动因素后的实际增长为1.8%左右。

     “我们预计日本经济2017年的增速约为1.7%,所以1.8%的预测比较合理。日本经济受外部环境影响比较明显,从2017年来看,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表现都还不错,为日本提供了不少支撑。目前看,这种外部支撑很有可能延续至2018年。”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张季风这样告诉《经济》记者。

     在经历了7个月的衰退后,日本经济于2012年11月触底。在此之后,该国迎来第十六次经济高涨周期。

     一方面,日本政府长期计划上调消费税(最新预计为2019年开始实施),税率上调以前,消费集中现象比较明显。2016年第三季度以来,日本住宅、汽车、大型家电等耐用消费品的销售快速增长,为经济表现贡献了力量。若无意外,消费税上调真正落实以前,上述“贡献”应长期存在。

     另一方面,当前的景气现状并不意味着该国经济复苏后劲十足。日本官方一直没有宣布通货紧缩的结束,这也就意味着国内物价尚面临再次下滑的风险。日本一名官员曾透露,在通胀指数维持1.5%左右且GDP增速稳定在1%以上的时候,本国政府就可以正式宣布通缩的结束。

     “没有宣布,说明通胀指数没有达到1.5%,更不用说达标(2%)。12月下旬的时候,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公开表示,‘日本政府有可能宣布结束通缩’,态度暧昧。判断通缩是否结束,需要综合考察单位劳动力成本、产出缺口、居民消费价格指数(CPI)等一系列数据,可能还没这么快。”张季风如此分析。

     2017年12月14日,日本执政党正式确定了2018年度税制修订大纲,旨在促进劳动方式改革、企业提高员工薪资水平、支持育儿等。其中,将对年收入超过850万日元的群体增收个人所得税,减少自由职业者的纳税额;中小企业工资同比涨幅达到1.5%的可以享受减税;大企业工资支出同比上涨3%且增加国内设备投资的,按相应比例减税。

      对此,张季风认为,上述税收修订有增有减,看似减税力度明显,实则比较苛刻。超低通胀率导致日本物价长期稳定,很多企业宁愿重新使用终身雇佣制也不愿意给员工加薪,新税制落实效果如何,还需拭目以待。

 

俄罗斯:需平衡科研与应用的落差

       2017年,国际油气价格明显回升,得益于此,俄罗斯经济顽强地克服了外部恶劣环境,下滑的态势得到扭转。同年12月21日,俄罗斯总统普京公开表示,1月至11月,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1.4%,结束衰退。

     俄罗斯国民经济基本要素总体无需依赖外援,内部供给平衡较好。当前,国际油价稳定在56美元/桶以上,为该国经济提供了短期支撑。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教授余南平告诉《经济》记者,前述支撑能否得到延续,还有待观察。

    “美国发布最新的《国家安全战略报告》,对安全问题进行了反思。这份报告认为,美国应该以能源定价原则突出美国的竞争优势。2018年,如果美国开始向全球大幅度出口能源产品,全球能源市场极有可能会面对更大压力,油价下滑的可能性较高。”

     俄罗斯没有实行资本管制,卢布兑美元汇率在国际市场受到压制,美联储加息、缩表进程已无法逆转,大规模减税计划又箭在弦上,资本外逃的风险对俄罗斯来说比对其他亚太经济体更严峻。

    除了上述外部因素,俄罗斯还要面对另一个隐忧:对新技术革命、技术向产业转化环节缺乏足够重视。

     “人工智能、智能制造在全球掀起浪潮,偏偏打不中俄罗斯的心坎,这很有意思。欧美国家已经出现了无人工厂,极大地提高了生产效率。上述技术变革带来的集群性改变,影响的不只是经济领域的某一个部门,它对数字经济也提出很高要求。在这种促进作用下,整个产业都是向前发展的。俄罗斯的科研水平很高,应用却不够充分,他们对数字经济似乎也缺乏足够的重视。”余南平这样说。

     不过,上述“忽视”态度或许离不开俄罗斯对全球战略和经济发展的平衡。时至今日,俄罗斯已经走过20年的改革,包括产业结构和管理体制的调整。与众不同的是,在全球发展中,它更注重大国间的力量博弈与布局,对内部经济改革的要求反倒不是很迫切。

     余南平指出,俄罗斯并没有将经济发展作为第一要务,经济按部就班、过得去就可以,但国际舞台上的发声不能少。“俄罗斯总是忙着全球战略布局,倡导欧亚经济联盟也主要是为了恢复自己在欧亚大陆的主导位置,这就导致自己在科技上的优势没能完全体现出来。”

     世界银行最新预测显示,2018年,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有望增长1.7%。


®演示站™ | 版权所有 | 若非注明 | 均为原创™
㊣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: 2018全球经济 - 演示站 +复制链接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2018全球经济